FC游戏网

热门搜索:  魂斗罗  热血  超级玛丽  忍者神龟  坦克  冒险岛  双截龙  吞食天地

当前位置:FC游戏网 > 游戏资讯 > 游戏杂谈 >

是裁员还是招聘 游戏行业正在上演“罗生门”

更新日期:2019-03-10浏览点击:

  “斗鱼又要裁30%?”近期有消息不胫而走,一位知情人士向数娱透露,斗鱼4月底还将要裁掉三分之一员工,今年年初斗鱼有大约2500人,年前已裁掉一波,此消息毫无悬念地遭斗鱼官方否认,但另一则消息显然更牵动神经:《财经》等媒体爆料网易开启裁员,主要波及电商部门如考拉和严选,但并不提及其核心业务部门——游戏。

  早在2018年下半年,游戏公司裁员和辟谣的接力赛就连番上演,年前传出腾讯游戏裁员随后腾讯公关总监张军否认,接着有消息称游族网络内部动荡,有意思的是,在很多企业口中,裁员有一个专用名词——人才结构优化。

  另一边,部分游戏产业相关企业却宣布加大招聘力度:虎牙直播发布四季度财报后,官方人员表示接下来将扩大招聘力度,据了解,虎牙目前有员工1300人。可以说,赶在2018年上半年登陆美股的虎牙是一个例外。电竞和游戏之间有着天然的防火墙机制,眼下的虎牙依然处在资本蜜月期,电竞市场刚刚签下了耐克这样的大客户,接下来粮草充足,招兵买马势在必行。
 

  于是,一边裁员一边招聘的现象正在游戏圈上演。

  游戏猎头的感知:年后游戏岗位招聘大量减少

  游戏厂商的人才渠道通常包括校招和社招,以及内推,此外,游戏中高端岗位招聘往往会交给猎头,数娱梦工厂了解到,这一渠道在游戏公司中的占比大约5%,但俗话说一叶知秋,5%的样本里,依然能看到整个行业招聘的变化。

  许先生是游戏行业资深猎头人士,代理客户包括腾讯、网易、盛大游戏、完美世界、游族网络等大企业。年后这大半个月据他的感知,游戏企业招聘的岗位相比于去年同期,至少减少了50%,事实上,年前游戏市场已经非常不好。

  “2018年上半年游戏岗位招聘的活跃度和需求度其实都很大,下半年版号问题是个分水岭,在随后很多中小游戏公司倒闭。”

  而据他的感知,年前到今年年初,游戏用人市场还出现了这样几个变化:

  1、大厂商对资历浅的员工岗位需求大幅减少,岗位要求增高,释放出的职位都是很高的。比如腾讯网易,以前两三年、三四年的销售等中层岗位很多,但现在这些职位数量明显减少。

  2、招聘的岗位基本是人头数不变,采用末尾淘汰制,“出去一个人进来一个人”。

  3、中小公司游戏岗位需求腰斩,目前的招聘需求集中在腾讯、网易、巨人、盛大,完美世界等大公司以及拥有一两款盈利产品的小公司。

  4、游戏厂商针对猎头的预算削减,“难度不高的职位需求,以前都是放给猎头渠道,现在企业会自己先看其他渠道,找不到才会找猎头代劳。”

  但也并不都是坏消息,几位游戏行业人士均表示,目前游戏岗位的薪资相对没什么变化。而随着游戏公司在海外市场和电竞等布局,部分游戏公司的招聘还在扩大,比如网易,“网易的游戏需求量还是很大的,研发岗位、运营都有,应该是来自于海外市场。”猎头丁先生表示。

  裁员的逻辑已是清清楚楚

  从接下来的趋势看,游戏公司持续裁员是在所难免的事。

  伽马数据的最新报告分析道,“春节档作为游戏市场第一季度的重要时段,其表现乏力将对市场产生较大影响。1月份受外部因素影响,并无新游进入榜单。部分新过审的产品,如《征途世界》等有希望冲击收入榜单的产品短时间内仍需内测调试无法上线,未能把握春节档机会。 ”

  结论很清楚,2019年第一季度移动游戏市场规模预计难以出现大的增长。

  伽马数据的分析指出了两个基本情况,新产品上不来,老产品的付费意愿下降。哎大厂,这种情况表现的更明显,2018年年底之至今下发的七个批次版号里,腾讯游戏只有两个,网易方面只有一个。

  老的产品眼看着坐吃山空,新的产品还热不起来,甚至版号都还没拿到手,资本市场又如此惨淡,商誉减值集体上演。如此看来,2019年游戏厂商如果不裁员,就不正常了,即便是像腾讯游戏这样财大气粗。

  腾讯游戏一位产品经理向数娱梦工厂透露的消息,目前腾讯游戏各个产品部门的年终奖已经没有以前多了,直接原因是版号。版号的停发导致去年上线的游戏少了,收入自然就不如预期,只能靠老游戏挣的钱吃老本。”

  “其实游戏公司本质也就是就是卖着老产品,同时研发新产品上市弥补老产品的衰退,而去年的情况是不让新产品上市。”这位腾讯游戏产品经理表示。

  “为什么不裁员,这是对股东不负责的行为。”某投资平台上,这样的声音也此起彼伏,没有了钱就裁员,这显然不是中国游戏市场独有的情况:在公布四季度财报之后,动视暴雪宣布将裁员775人,占9600名员工的8%。

  游戏行业的裁员为何格外值得警惕?

  首先,因为游戏行业在互联网行业中,工资水平算是中等偏高,而腾讯等大公司部分游戏工作室的天价年终奖又大幅拉高了全行业的收入中位数,而且这是一个较早富起来的行业。

  根据游戏工委的数据,早在2017年,游戏产业从业者的平均月薪就超过一万元,在多个产业中处于领先地位。对比文化传媒类来看,仅广告产业从业者的平均月薪接近游戏;对比互联网产业,游戏从业者薪酬同样领先。

  游戏工委数据分析认为,这主要因为游戏产业已取得多年快速增长,提升了产业人才需求,带来了薪资的提升。作为知识密集型产业,游戏产业更强调劳动力的质而不是量,使其平均月薪超过劳动力密集型的电子商务等产业。

  此外,游戏公司的员工,很多都是非常稳定的所谓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还要还按揭。这批人将是社会的中坚力量,直接关系到家庭单元的稳定。在刚刚出炉的政府工作报告也表明,就业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急迫的问题,报告强调,“今年首次将就业优先政策置于宏观政策层面”,这一重大变化的潜台词正是就业压力大。

  在这个背景下看,2019年游戏行业接下来的裁员和招聘情况,牵动的不仅是行业,反映的还有整个宏观就业情况。

更多>>赞助商链接